互联互通互帮互助 / 成就美好事业人生
青岛市职业经理人协会 官方  0532-88889889
转变“社会人”:职业经理人改革踏上“破冰之旅”
发布时间:2021-12-31

职业经理人作为专业化、职业化、市场化的企业经营管理人才,是提升国企经营管理水平和竞争力的主力军。在完成国资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后,国资委将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作为2016年十项改革试点之一。如今,这项改革成效如何?展望开放前景,职业经理人又面临着哪些压力?

从点到面,驶入快车道的职业经理人制度

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,简而言之,就是让经营管理者角色作用发挥到实处。这是国企在人事管理制度上的重大改革、提升管理效能的重要途径,也是完善现代企业制度、实现市场化运营的现实需要。

近些年,在国企改革进程中,职业经理人已成为重点突破的方面。

2001年,国家经贸委、人事部、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三部门下发的文件“三项制度改革”提出建立企业管理人员能上能下、职工能进能出、收入能增能减的机制,为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奠定了政策基础。

2013年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明确提出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,吹响了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的号角。

2015年后,《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》等1+N文件出台,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方向逐步清晰。

2019年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、推进职业经理人市场化选聘和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等工作刻不容缓。

新时期,国企要实现高质量发展,必须要加快形成灵活高效的市场化运营机制,通过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,培养一批高素质、专业化的职业经理人队伍,进一步激活国企经营层面的活力,提升行业竞争力。

我国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经历了探索、总结经验、推广等阶段①。随着中央不断推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配套性政策,地方省(市、区)也积极落地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工作。

日前,重庆举行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新闻发布会,介绍了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工作的相关落实情况。据了解,重庆市国资委优先在商业类国企当中积极探索“市场说了算”的国企职业经理人制度,已有20户市属国企选聘了49位职业经理人。

职业经理人发挥“鲶鱼效应”,三峰环境跑赢市场

过去,国企的经理人员由政府任免,企业的经营管理角色经常错位。作为企业的主要经营管理者,总经理等职位的高管需要“去行政化”,成为真正的企业家②。

为推进国企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,重庆坚持市场化选聘,面向社会开放岗位,拓宽职业经理人来源渠道,引入了竞争和淘汰机制,促使原本“官员化”的经理人走向职业化、专业化。

此外,针对过去存在的问题——激励制度和约束制度不完善,一方面,推行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,同时建立以绩效年薪为主的分配机制,并推行薪酬与业绩挂钩。激励与约束措施到位,鼓励职业经理人不计较职位高低,“能上能下”,踏踏实实地干。

目前,20户子企业在改革试点中大力推行管理人员竞争上岗、末等调整和不胜任退出等制度,新进员工中市场化公开招聘比例达99%以上。这些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有效发挥了“鲶鱼效应”,为国企改革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。

其中,重庆水务环境集团党委所属企业——三峰环境是改革试点中的标杆典范。

在任用机制上,三峰环境实行转聘与选聘相结合。去年11月,三峰环境进行职业经理人转聘集中签约,经理层实现整体转身;今年,公司面向社会选聘了2名专业素质和工作能力极强的职业经理人,市场化选聘实现制度化。

同时,三峰环境强调聘任与责任促进、业绩与薪酬挂钩。董事会与职业经理人签订了“一份协议、两个责任书”,业绩与薪酬双对标,使得职业经理人的价值通过经营业绩体现。

此外,公司实行聘任协议与劳动合同相同步,建立了市场化退出机制。通过《职业经理人退出管理办法》,明确了董事会对职业经理人可以解除聘任关系,同时解除劳动合同。这意味着双方获得双向选择权,职业经理人可自由流动。

职业经理人改革有利于公司拓展选人视野、优化班子结构,新班子的知识结构也能更好地匹配公司在新发展阶段的需要。

启动改革以来,三峰环境不断完善法人治理结构,经营成效明显提升。过去一年,公司引入了多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、高端研发人才,带领团队攻坚克难,助力公司业务取得新突破。

目前,三峰环境已投资51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,居国内炉排炉市场第一位。公司在经营业绩方面更是稳步提升,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4.7亿元,同比增长21.8%;归母净利润11亿元,同比增长78.6%。

有为才有位,职业经理人压力也不小

整体来看,在国企改革行动当中,大部分企业建立了“三会一层”的现代化法人治理结构,但由于尚未完善,仍存在董事、监事、高管权责不明晰的问题③,职业经理人缺乏相应的话语权。此外,很多国企在薪酬总额方面实行预算管理制度,距离真正的市场化还有一段距离。

伴随着国企改革持续深化,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试点范围也将进一步扩大。对于国企而言,将能够通过市场来配置“职业经理人”这个资源,建设一支现代化的高效管理团队,增强企业经营活力。而对于职业经理人,岗位的开放和进一步的“放权”,意味着迎来了实现价值的机遇和平台。

不过,职业经理人也必须意识到,选聘机制、竞争上岗,犹如赛马,“有为才有位”。随着职业经理人身份的社会化、市场化,竞聘者必须提高职业素质和专业水平,以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。

高风险、高回报,激励与约束并存。履行职责的过程中,职业经理人也必须具有契约意识,接受来自行业的、市场的、公司治理的以及自身等多方面的约束④。

在重庆市,市属各级次国企全面推行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,以三年为任期,一岗一考核、一人一张表,推行全员绩效考核。具体以三峰环境为例,由于采用业绩与薪酬双对标的方式,职业经理人的薪酬将通过公司营收、净利润、净资产收益率与主业相同的其他上市企业对标来确定,若是业绩达标、工作出色,将获得丰厚年薪;若是业绩不达标,则会直接解除劳动合同。

“不胜任则退出”,这也是职业经理人将要面临的巨大压力。


参考文献:

①《国有企业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实操经验总结与思考》韩书臣、张学斌;2021年

②《中央党校教授:国有企业应市场化选聘经理人》人民网;2013年

③《混合所有制改革背景下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问题分析》马斌;2018年

④《基于契约精神的职业经理人行为多元约束》欧文福;2013年


本文来源: 经理人网


青岛市职业经理人协会